阅读历史

第 166 章 番外四(完)

作品: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作者:春山犹枝|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2020-12-10| 下载:春山犹枝TXT下载

第166章

柏森开完会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推门进来的时候,刚才与会的秘书还跟在身后汇报一些重要记录。

看到柏苗苗,她下意识停住,柏森抬了下头,拧眉:“继续。”

秘书迅速将剩下的信息汇报完毕,柏森看了下日程,将两个可以不用亲自过去的活动安排给其他人,这样一来今天的时间就没那么紧张了。

秘书记录下改动过后的日程,拿着文件夹出去了,这会儿柏苗苗才抱着半盒特意省下的肉松小贝跑过来。

办公桌这边只有一张椅子,柏苗苗眼神在他哥那大长腿上扫过,最后遗憾地放弃了,手一撑坐在了办公桌上,面对着柏森。

很不像话,也没有规矩,但柏森除了伸手在他身侧挡了一下,防止他没坐稳掉下去,什么都没说。

“哥,你要尝尝这个吗?好吃哦。”

柏森点了点头,一个肉松小贝立刻送到嘴边,蛋糕的甜香和肉松独有的香气混在一起,都抵不过那两根白皙手指的吸引力。

“我洗过手了,干净的。”柏苗苗显然误会了他落在自己手指上的眼神。

柏森不再犹豫,张嘴吃下柏苗苗的喂食,这家的肉松小贝做的不算很小,一个一口也能吃下,但会把嘴撑得比较大,不符合柏森的饮食习惯,他只吃了半个。

“好吃吗?”柏苗苗迫不及待问。

说实话,有点儿腻。

柏森点头的动作慢了一瞬,被柏苗苗看出来了,嘀咕着:“不喜欢就别勉强嘛,还有那么多好吃的可以尝试。”

“不能浪费。”柏苗苗举着半个剩下的肉松小贝,状似无意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就一口吃掉了。

柏森:“……我吃过的。”

柏苗苗跳下桌子,若无其事道:“小时候你也吃过我剩下的食物呀。”

只要他跑得够快,哥哥就不会发现他耳朵烧红了。

柏森:“……”

你也说了是小时候。

他心里百位杂陈,既暗自窃喜,又唾弃自己,还十分忧心,今天的苗苗奇奇怪怪,总觉得有什么不受他掌控了。

柏苗苗背过身假装吃点心,趁机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把手机掏出来复习了一遍阮北发来的教程。

之前他向阮北求助,慌乱之下,把今天发生的好多事都告诉他了,包括他哥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以及后面说的那些话。

阮北就说,要不然你刺激一下你哥哥,你就说,要介绍男朋友给他认识,看看他的反应。

其实阮北是对怂苗苗失望了,他也太怂了,还是该从柏森那边下手,他不是压抑自己嘛,心上人都被拐跑了,就看你压不压得住呗。

柏苗苗当时就炸了,他哪敢让他哥知道他喜欢男生啊,万一,万一他哥就接受不了这个呢?

阮北就质问他:“你不喜欢男的吗?就算你跟你哥不成,也迟早要出柜的吧,以后你妈和你哥要给你介绍女朋友,你忍心骗人家女孩子吗?”

柏苗苗疯狂摇头:“怎么可能。”那种缺德事他才不会干。

“所以啊,你早出晚出,有什么区别,还能趁此机会,试探你哥对此的反应,他要是不排斥,不正好说明,至少他是可以接受的,你追人也能有个根据。”

有理有据,柏苗苗被说服了。

“可是我没有男朋友。”要怎么介绍给他哥认识。

“你哥又不知道你有没有,你说有就有。”阮北忽悠他。

这次不成功,等柏森回头一查,就会发现跟他弟关系最好的是自己。

嗯,幸好他有困困了,否则搞不好会被柏森当成骗他弟的狗男人暗鲨。

不过没关系,他做了两手准备,到时候就再忽悠柏苗苗去跟他哥坦白就好啦。

“那我跟他怎么说呢?”柏苗苗真诚地向阮北请教,在他看来,有恋爱经验的阮北,应该能给他提供很大的帮助。

阮北说:“你先编一个男朋友出来,给你男朋友做个人设。”

柏苗苗立刻调出备忘录:“我照着我哥的编行不行?”

让他设想未来男朋友,他只能想到他哥了。

“不行!”阮北说了一半,又有其他主意:“不是,也行,但不能完全相似。”

“什么意思?”柏苗苗不明白。

“就年龄外形之类的,要跟你哥类似,然后性格……要会哄人,嘴巴会说,但不够真诚的那种,要让你哥能听出来,他对你不是真心的,是在玩弄你,骗你的钱玩你的人最后还背后侮辱你看不起你。”

万一编个太好的,“伟大的”弟控哥哥决定放他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怎么搞。

就得弄个这样的,让柏森想,你这都什么眼光,宝贝都要被人渣骗走了,还不如我行我上。

柏苗苗:“???”

光听阮北描述,就已经愤怒了:“不是,我找这样一个男人我图什么?图他年纪大图他够渣?我又不是眼睛瞎,放着我哥这么好的人不追,我找这样一男朋友。”

阮北无语,说了跟你哥同龄,这就嫌人家年纪大了,真是国际驰名双标。

“你生气了?”

“当然!”柏苗苗很愤怒,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超生气。”

阮北立刻啪啪啪给他发一堆消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你自己都气成这样,你猜你哥会什么反应。”

柏苗苗背后一冷,缩了缩脖子:“要不算了吧。”

他觉得他哥得气死,不,说不定走之前得把那个莫须有的男朋友找出来一起带走,然后发现他撒谎,他得先死一死了。

阮北气急:“你怎么老打退堂鼓。”

柏苗苗怂唧唧地说:“你看我昵称。”

阮北点开他头像一看:国家一级退堂鼓表演艺术家。

阮北:“……你可真有自知之明。”

“呵呵,过奖,过奖。”

阮北气死了:“谁夸奖你了,这次你要再退,我就不管你了,你就怂着等你嫂子进门吧。”

“不行!”柏苗苗瞬间雄起:“我去还不行嘛,我这次肯定不怂。”

于是在柏森开会的时间里,两人借着手机好一通演练,阮北还特意帮他排了一下对话。

柏苗苗最后复习了一遍,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然后关掉手机,磨磨蹭蹭往柏森旁边走。

柏森正在签文件,本来打算上午赶一赶,然后挤出下午的时间陪柏苗苗去玩的。

“是不是无聊了?”柏森停下笔,冷峻的眉眼在看见柏苗苗的瞬间变得温柔。

柏苗苗心里偷偷跟他哥说了声对不起,最终还是因为不敢面对低下了头:“那个……哥你最近有时间吗?”

“嗯?有什么事吗?具体是哪天,我得提前安排一下。”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柏苗苗头压得更低了,完全忘了阮北提醒他注意看他哥表情。

“就是……想带你见一下我男朋友,一起吃个饭。”

柏森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柏苗苗刚才说了什么。

“你刚才说……男朋友?”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的语调有多怪异扭曲。

“对啊,就我、我男朋友,是我喜欢的人,他、他说想见我家人,我就带你见他嘛……”柏苗苗说得语无伦次,把背的对话都给忘了。

柏森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心口像是破了个大窟窿,有人在那里插了一刀,把他藏在里面的宝贝偷走了。

“你喜欢他……”柏森声音轻地近乎呢喃,无力极了。

柏苗苗心里却升起一丝喜意,他哥一点儿都没关注他找的是个“男”朋友,也没有对此有什么疑问,所以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他瞬间升起了斗志,回忆起一点儿自己备忘录上的内容:“喜欢啊,特别喜欢呢,天天想见他,想到他就觉得开心,还……还想跟他亲近,接吻什么的……”

后面柏苗苗声音越来越小,到底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后一句还是他自己加的,不过他代入的是他哥。

他害羞低着头,没看见柏森因为他的话骤然阴沉的脸色,黑色的瞳孔里像是聚集着暴风雨,顷刻间就会爆发出剧烈的波浪。

他心里锁着的那只野兽咆哮着,困着它的锁链已经被挣脱了一半。

“我忘了跟你介绍他。”柏苗苗掰着手指头开始背人设:“他跟哥哥你差不多大啦,也是很稳重的成年男人。”

柏森嗓音暗哑:“是不是年纪有点儿大了。”

“完全不会!”柏苗苗表情无比真诚,代入他哥,他这话说的真心实意:“这个年纪怎么能算大,风华正茂呢,我就不喜欢那些咋咋呼呼的年轻人,不稳重。”

“嗨呀,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嘛。”

柏苗苗继续背:“他自己创业开公司,很有能力呢,就是最近因为资金有些周转不过来,所以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

柏森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没关系,我不介意用餐地点。”

他心里翻滚着重重恶念,刀叉在他脑海里都变成了凶器。

“我不是这个意思。”柏苗苗仰着自己单纯天真的小脸,理直气壮道:“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会先去付账,然后说是他付的钱,哥你不能拆穿我。”

....

柏森:“……???”

“不能去他能负担的起的餐厅吗?”柏森觉得很不可理喻,请男朋友的家人吃饭,还要来这一套?

“可是他很喜欢云华庭的菜色啊。”那是一家巨贵的餐厅,出名的不是味道,而是装饰和价格,标准的华而不实。

柏森:“……”

“我知道哥不喜欢这家,你就委屈这一回好不好?我之前请他去别的地方吃饭,他都不喜欢,说云华庭很有气氛。”

柏森受不了这委屈,他牙齿都快咬出血了,才没让自己当场失态。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把他家小傻子忽悠成这样,敢朝柏苗苗伸手,看来是手不想要了。

“你还请他去过其他地方?”柏森想让自己态度温和一点儿,但他做不到,像在质问。

“对啊。”柏苗苗报了一长串地名,都是那种特别贵特别贵的餐厅,没有一家便宜的,最后总结:“他不喜欢在不上档次的地方吃饭,说配不上他的身份。”

柏森:“……”

这什么妖魔鬼怪。

“他不是创业缺钱吗?”

“缺,可缺呢,所以都是我付钱呀。”柏苗苗生怕他哥不够生气:“忘了跟你说了,我还借了他一点儿钱,他说当我投资,赚了就还我。”

柏森心情突然平复了一点儿,这可能根本就是个骗子。

“你借了多少?”他问,图钱的都不是事儿。

“就我的那些压岁钱,还有我攒的零花钱,哦,他说公司缺办公场所,看中我那套别墅了,就是你送我的那套,我可以借给他吗?”

柏森:“……”

柏森气得头都晕了:“他什么都没有,创个什么业,他就是骗你钱你看不出来吗?借钱?给你打欠条了吗?投资,收据合同给你了吗?”

“他有才华!”柏苗苗豁出去了:“哥你别老钱钱钱的,咱们家那么多钱,我给我男朋友投资一点儿算什么。”

柏森一口血差点儿喷出来,那个骗子要是现在在他面前,他能让他后悔遇见柏苗苗。

“你图他什么?”柏森发出跟柏苗苗一样的疑问。

柏苗苗一头冷汗,多亏他也这么问阮北了:“图我喜欢他!”

柏森浑身的劲儿一下子卸了,这句话就像绝杀,他再多的理由再正确的看法,都抵不过这一句。

“真那么喜欢他?”柏森垂着头,难得浑身透着一个丧气。

柏苗苗心口一痛,差点儿就后悔了,可都走到这一步了,不成功便成仁。

他趁着他哥低着头,偷偷给阮北发了个信号,然后他手机就响了。

“哥我接个电话。”柏苗苗假装不小心,戳了免提,电话一接通,阮北愤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苗苗,我跟你说,你那男朋友真不是个东西。”

“你干嘛骂他呀。”要不是对过戏,他差点儿笑场,没想到阮北情绪这么丰富,演技这么好。

“你还护着他,难怪他说你是个傻子。”阮北“愤怒”道:“你知不知道我听见他跟人说什么?他说你这样有钱的小傻子,要钱给钱,随便编个理由就相信,傻透了,还说什么真爱,一个男孩子,玩玩就算了,要不是看你长的好看,他……”

“那王八蛋在哪!”柏森一把抢过电话,双眼赤红,下一秒就要提刀杀人。

阮北隔着电话都被吓了一跳,他哪知道那个虚拟人物在哪儿。

“在……苗苗知道,在他们约会的老地方。”说完阮北就挂了。

柏苗苗:“……”

“老地方?”柏森面色狰狞,紧紧抓着柏苗苗手腕:“带我去。”

柏苗苗就很慌,他也不知道在哪儿啊。

情急之下,他往地下一赖:“我不去,阮北骗我的,他不会那么对我。”

柏森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被气死,他抄起柏苗苗的手机就想给阮北回拨,柏苗苗连忙扑过去抢手机:“不许打,你不许去。”

关键是我真不知道在哪呀哥哥。

“这时候你还护着他?”柏森快疯了。

“我喜欢他呜呜呜……”柏苗苗绝望了,他的戏好像崩了,怎么会这样呢,阮北没说他哥会直接去找那人啊。

“你喜欢他?明知道他骗你钱玩弄你,你还喜欢他?你喜欢他什么?”柏森静静地看着他,眼神难过极了。

“可是,可是像阮北和秦固那样竹马竹马一起长大的同性恋人有多少呢?”柏苗苗努力从自己备忘录里扒拉出一点儿没用过的台词:“哥你没了解过现在的同性恋圈子,找到一个合适的恋人多难,最起码,他长的不差,也会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骗我钱,我缺钱吗?我一点儿都不缺,只要他爱我就好了,哪怕是演的。”

这段台词是阮北给他写的,他觉得显得他好卑微,而且有点儿给渣男洗白,他本来不想用的,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加这一段。

甚至怀疑,他就是想跟自己再秀一下。

“只要爱你就好了吗?”柏森喃喃,眼底波澜骤起。

柏苗苗默默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收场了,他的台词都用完了,上面好多都是他自由发挥呢。

长久的沉默,柏苗苗怯怯抬头,柏森直勾勾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哥……”

“起来,地上凉。”柏森冲他笑了一下,明明很温柔,可柏苗苗却觉得背后一凉。

他战战兢兢将手搭在柏森伸出的手掌上,柏森合拢手掌,将他拉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柏苗苗一头扎进他怀里。

柏森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退开,而是顺手搭上他的腰,掌心虚虚贴在他柏苗苗后腰上。

他手心温度很高,柏苗苗在办公室里脱了外套,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那温度烫的他腰一软。

“哥、哥哥……”

“嗯?”柏森好像丝毫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妥,悠然抱着怀里的少年。

柏苗苗:“……”

就好慌,他哥怎么突然又不生气了,该不会真接受他和渣男谈恋爱了吧!

“那什么,哥,我那男朋友……唔……”

柏森手臂猛地一收,将柏苗苗紧紧箍在自己怀里,两人胸膛撞在一起,柏苗苗吓了一跳。

“他不是想要办公场所吗?”柏森松开手臂,让柏苗苗站稳,但牵着他的那只手没放。

“你那个别墅不合适,我给他找个更好的。”

“啊?”真找啊?

“走,我带你去看看。”柏森拿起外套,牵着他就往外走。

柏苗苗懵了,他到哪找个渣男男朋友,而且他哥怎么这样?就看渣男骗他?

越想越委屈,又觉得是自己自找的,连跟他哥生气都生不起来,只能生自己的闷气。

柏森看他低着头撅着嘴不开心的样子,还以为他就是想送别墅,心里冷笑,步伐越发坚定。

两人去停车场开车,柏森没叫司机,自己开着车子,大约开了十多分钟,直接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柏苗苗不管公司业务,不知道这也是柏氏开发的,但他看得出这是住宅小区,当不了办公场所。

他问了一句,柏森只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然后带着他,熟门熟路上电梯开门,进屋。

如果阮北在场,会发现,这就是上一世柏森离开柏家老宅之后住的地方,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准备好了。

柏苗苗被拉进去,柏森从鞋柜拿了双拖鞋给他,门在背后,关上了。

关门声很轻微,柏苗苗却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然后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哥哥,默默换上拖鞋。

很合适,就像专门为他准备的。

柏森也换了拖鞋,但不像他那双那么新。

柏苗苗察觉到什么,四下看了一圈,这屋子不像没住过人。

“哥,这是你住的?”柏苗苗都顾不得问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了,他现在又气又急:“你要搬出来住吗?为什么?”

“为什么?”

柏森反锁了房门。

“因为你。”

“我?”柏苗苗难过的想哭:“哥你别走……”

“你有男朋友了……”

那是假的!

柏苗苗决定坦白了,被他哥惩罚就惩罚吧,他不想他哥离开他。

“你有男朋友了。”

柏森轻笑了一声,笑他自己:“我是个畜牲,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起了妄念,满心肮脏欲.望,连靠近你都觉得是罪过。”

结果,你竟然喜欢上那么一个人渣。

柏苗苗傻了,啥啥啥,啥叫起了妄念,哥你说清楚啊!

“你……你什么意思,就那个妄、妄念……”

“不懂?你男朋友没教你?”柏森满怀恶意的说完,又生气地咬自己舌头,他怎么能这么说苗苗。

“妄念……就是这样……”他将自己觊觎已久的少年拉进自己怀中,如脑海中多次幻象的一般,放肆地吻上柏苗苗红润的唇。

果然是,甜的呢。

甘蔗这种水果,刚开始吃的时候,不能太野蛮,要用一点儿巧劲儿,否则很容易被锋利的外皮划伤嘴角。

柏森就是因为忍了太久,太过急切,所以不小心伤了嘴唇,不过没关系,这点儿小伤影响不了他吃甘蔗苗苗的迫切心情。

而且剥开外皮后,甘蔗苗苗清甜雪白的果肉就完全暴露出来了,咬一口,慢慢的嚼,甘蔗汁充满整个口腔,甜的让人忍不住迫切地去吃下一口。

他们家这棵甘蔗苗苗是第一次结果,所以不怎么耐吃。

但柏森已经很满足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抱着他的小苗苗,低低笑着:“是比这更过分的妄念。”

柏苗苗:“……”

他哥亲他了

亲他了。

亲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阮北说的是真的!

他要给他带一年的早餐!

“恨我?恨我也没关系,是你自己说的,只要爱你就好,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柏森显然误会了柏苗苗的沉默,喃喃自语,与其说在劝柏苗苗,不如说在劝自己。

“我没有恨你,但我们是……”柏苗苗觉得这个问题得解决一下。....

“嘘。”柏森止住了他后面的话,本想放开他自己去拿东西,但是又怕他跑了,最后干脆抱着柏苗苗到书房,将他放在椅子上,从带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红本本递给他。

“户口本?”柏苗苗翻开一看,户主柏森,就他一个人。

签发日期是他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说,他刚过完生日第二天,他哥就出去单独立户了。

“为什么?”应该高兴的,唯一的阻碍没有了,可他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很难过,难过的都快哭了。

“因为……有不想要的,和想要的。”

柏森温柔的亲吻他要流泪的眼睛,心里的野兽暂时餍足后又开始叫嚣着饥饿。

不够的,那一点点甜头,怎么能喂饱它,非得把怀里少年全都吃掉,才能平复吧。

柏苗苗瞬间明白了,柏森不想要柏氏,想留给他。

他想要的……是自己。

柏苗苗吸了吸鼻子,张开手臂在柏森惊喜的眼神中抱住他:“我也有想要的和不想要的。”

他不想哥哥离开,想要哥哥跟他一辈子在一起。

“我骗你的,根本没有什么男朋友。”柏苗苗不敢面对他,把脸埋在柏森颈间:“我喜欢你,想追你,可是我不敢,我怕你不喜欢男孩子,更怕你不喜欢我喜欢你,所以……”

柏森僵在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都已经做好了跟苗苗撕破脸,将他囚禁在这里的准备,结果苗苗告诉他,他也喜欢他?

“你怎么不说话。”柏苗苗怯生生的问。

“你说的是真的?”柏森不敢相信。

“当然,你找人查一下就知道了,根本没有那个男朋友,都是编来骗你的。”柏苗苗气鼓鼓道:“而且你为什么会相信啊,我有那么蠢吗?我又不瞎。”

这就很无理取闹了,骗人家骗着了还得回来找人麻烦。

柏森却一点儿都不介意,他高兴得要疯了:“真的?真的喜欢我?”

可他这人吧,情绪波动再大,脸上显露的也不多,柏苗苗就没察觉到他多高兴。

他突然想起阮北跟他说的话:“如果有天你把你哥骗到手了,我说假如哈,你呀,赶紧生米煮成熟饭,以你哥的责任心,这辈子都不会抛下你了。”

很有道理啊!

万一他哥今天,就是被他找了个渣男男朋友刺激到了,一时冲动,以后再后悔了,他找谁说理去。

柏苗苗鼓起脸:“你说你喜欢我?”

柏森点头。

“那你都不想亲亲我的吗?”一开始就要求那什么好像有点儿急色。

这要求可太合他心意了,柏森立刻亲了个爽,亲到小柏森都开始起义了,他才放开柏苗苗,满足地舒了口气。

柏苗苗大口大口喘气,眼睛不错眼的盯着柏森,原来他染上欲.望的样子,是这样的。

瞳色更深,冷峻的凤眸透着层薄红,淡色的唇变得水润,真好看啊,看不够的好看。

“我去冲个澡。”柏森让柏苗苗在这等他。

柏苗苗一把拉住他:“你不行吗?”

柏森:“?”

柏苗苗觉得自己今天胆子超大:“还是不喜欢我,我对你就这么没有吸引力?”

柏森:“……苗苗,别闹。”

“谁闹了,你才三十岁,就满足不了我了,以后可怎么办。”

柏森:“……”

柏森气笑了:“你确定。”

怂苗苗为了栓住柏森豁出去了:“别为你不行找借口。”

柏森冷笑一声,转身抱起他往卧室走:“放心,总会满足你的。”

……

“别碰,痒~”

“苗苗的腰线真漂亮,这件衣服很衬你……”

“你都给我撕坏了……”

“再给你买一件……”

迟来的夸奖,柏苗苗却已经没心思听了。

……

扔在客厅的外套里,手机屏幕亮起,电话响到自动挂断。

阮北张嘴接了一块秦固投喂的水果,听着手机里的提示音,忍不住笑了:“看来已经成功了,我可真是功德无量,不给我发大红包,都对不起我的付出。”

秦固笑着摇了摇头,这两个小傻子这都演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要不是柏森关心则乱,能骗得了谁。

“咱们寝室真就大鹏剩下了。”阮北思维跳跃的很快,立刻想到唯一的可怜的单身狗室友。

“是有点儿可怜。”秦固难得良心发现,以前吃狗粮,还有柏苗苗陪他,现在就一个人,吃双份的狗粮,太惨了。

“是吧,我觉得我有当月老的天分,等我好好物色一下,也帮大鹏脱个单。”

“月老先帮帮我吧。”

阮北神色不善:“你还想再找一个?”....

秦固哭笑不得:“不敢不敢,已有良缘,怎会再生妄念。”

“那你找月老所为何事?”阮北学着他拿腔拿调,角色扮演很有意思。

“正是那夫夫敦伦之事……”

“滚!大白天的,月亮还没出来呢……”

“没关系,月老是神仙,法力通天,不讲究这个……”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这里,就正式完结啦,感谢各位大可爱小可爱一路的陪伴与支持,下本再见~

另,喜欢的小朋友留个评分嘛,啾咪~

之后开这个,求一下收藏嘛: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对照组》

所有的年代文里,都有一个集各种美好品德于一身且必定抓住机遇飞黄腾达的男主,沈鱼一脚踩空,穿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男主......的对照组。

男主跟对照组沈余是组合家庭的兄弟,男主开朗阳光,沈余阴郁畏缩;

男主学习成绩优异,沈余初中辍学;

男主被抢走工作被迫下海飞黄腾达成为大老板,沈余抢走男主工作遭遇下岗潮一事无成;

男主遇见聪慧美丽优雅的女主有情人终成眷属,沈余暗恋女主求而不得被当成备胎榨干所有剩余价值......

穿书后的沈鱼:是挣钱没意思还是花钱不好玩?男主女主?关我毛事?

【阅读指南】:

1.原书男主非攻。

2.草根受,可能会爆粗口打架。

3.开文后日更。

4.想到再加。

春山犹枝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对照组[穿书]》第159章 第 159 章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第 166 章 番外四(完)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