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0508章:如你所愿

作品: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作者:龙战将|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2021-07-03| 下载:龙战将TXT下载

黑暗中,一群人望着远处蛟龙的训练营。

训练营和以往一样静悄悄的。

但不同的是,他们这群受训兵眼中的恶魔,现在却不在里面——没有他们的训练营,应该很有……生气吧。

“喂,老郑,咱们就这么悄悄的走了?(yqkxs)•(com)”

“不悄悄的走,难倒等着让他们开个欢送会?庆祝脱离了咱们的魔爪?♎([一%起看小说])♎『请来[一%起看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qkxs)•(com)”

习惯了当“恶魔”,习惯了当“坏人”,可是,没谁愿意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兵,把他们当做“瘟神”一样送走。

谁不想和朝夕相处的伙伴关系融洽?

谁又不想和朝夕相处的战友结下牢不可破的战友情谊?

可是,特种训练,教官和受训兵之间,又怎么能有“融洽”的氛围?

又怎么可以有“融洽”的氛围?

“欸,走吧!”

许三多看着将失落隐藏起来的战友们,说:“其实……咱们没必要介怀,他们很快就会懂我们的,他们,很快就变得和我们一样。”

许三多想到的是他们入选老a的的第一年后郑英奇主持的那次集训。

“就像……英奇一样。”

“哈哈,不是谁都能像老郑这么……狗脸的!”

“靠!说谁狗脸了?反了天了!”郑英奇跳脚起来。

……

尽管没人提分别在即,可当他们在蛟龙驻地完成了最后的报告后,来自四支王牌特战的精锐,中就要踏上不同的返回之路了。

王晖他们先走,临别前,王晖邀请郑英奇:“欸,老郑,你这次的假有点长,要不……先到我们黑虎逛一圈?”

不待郑英奇回答,老a的几人就护犊子起来:“老郑很久没休假了,王中队,你这样拉壮丁可就过分了啊!”

“我们黑虎又不挖你们老a的墙角,用不得着小心吗?行了——走了啊!”王晖笑骂完挥手,和几名部下跃上了去机场的车,叫嚣的声音却传来:

“下次演戏场上碰头,小心被我们一锅端了!”

“我们狼牙专治野猫!”鸵鸟大声回应着王晖的叫嚣,但等到远去的车辆只剩下遥远的黑点后,叫嚣的他和其他人,却默默举手敬礼。

上次演戏后一别,再见时候已经是七八年后,这次一别,下次再加,又会是何时?

狼牙的众人第二波离开,临别前,他们望着曾经让他们胆颤心惊、也曾经一个人打的他们失去信心的郑英奇,许久后才说:“教官,我们也该走了。”

“嗯。”

庄焱突然问:“教官,有没有想跟我们说的?”

郑英奇看着狼牙的这几张期盼的脸,沉默了一阵后道:“我很荣幸能做过你们的教官!”

“教官,我们很荣幸能在进入特种部队的时候,在您的手下接收训练!”

郑英奇笑了起来:“马屁拍的挺好,但……下次演戏场上碰见,我一样不留情。”

“教官,你小心点啊,下次演戏场上,别被我们一锅端了!”狼牙的几人不甘示弱的回击,说完以后用最快的速度跳上了车,鸵鸟摇着司机催促:“快走!”

郑英奇笑看着这帮出息的小子狼狈的逃离,忍俊不禁的对龙小云道:“龙队,你该不会也说下次演习场上要一锅端我们吧?”

龙小云笑颜如花:“你挺能吸引仇恨的嘛——冷锋,你说咱们该怎么跟郑教官临别留言?”

冷锋想了想,最终决定随大流:“郑队,下次演戏场上,我们战狼要把老a一锅端了!”

“我……很期待有那一天。”

“一定会有的!”冷锋信誓旦旦的保证。

龙小云笑了笑,示意战狼的几人跟自己上车:“行了,我们该走了。”上车的刹那,龙小云却停下,转头说:

“郑队,这次休假,我觉得你……该相个亲了,老大不小了,对吧?”

“是老大不小了——龙队,要不你给我们老郑介绍一个?”说话的自然不是郑英奇,而是早就觉得龙小云看郑英奇不对劲的拓永刚。

“好啊——我正好认识一个,她也老大不小了没人要,我觉得和郑队挺配。”

“那……啥时候和我们家老郑相亲啊?”拓永刚追问。

龙小云上车,声音却飘来:“回头我跟她说!”

拓永刚傻眼。

汽车远去。

许三多呆呆的说:“我还以为龙中队对老郑有意思呢。”

郑英奇看了眼许三多:“你倒是想得挺多。”

傻眼的拓永刚同情的看了眼郑英奇:“老郑,你好像输给冷锋了。”

“老郑,后悔了吧?”

“后悔个屁!你们几个别跟个娘们似的——上车,滚蛋了!”

“休个好假,最好带着喜糖回来啊!不带喜糖的话,你就别回来了!”许三多他们上车,留下了嫌弃的言语在空中慢慢飘荡。

郑英奇看这远去的战友,许久……未语。

再见了老a的战友们,

下次演习场上,小心我……把你们一锅端了……

……

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老和尚。

是个很魁梧的老和尚。

老和尚很老了,可他依然守在庙里。

庙里的香火不盛,不是因为远离人烟,而是……

老和尚看着走入庙里的人影:“施主拜佛烧香?”

来人站姿挺拔笔直的杵在那,像一棵参天的大树,他凝声道:“佛,就不拜了,我想拜拜后山那座陵园。”

“施主,那也是佛,真佛。”老和尚笑了:“小庙拜的,就是真佛。”

郑英奇也笑了,这个魁梧的老和尚有意思!

他道:“那我……就拜真佛。”

老和尚肃然:“施主随我来。”

郑英奇默默跟上了老和尚,一步一步的走向后山。

说是后山,但不远,和尚沉默的走了不到十分钟,就抵达了他精心守护的地方,转身道:“施主,就……”

话还没说完,跟着他的郑英奇就已经默默的推开了老和尚擦了一遍又一遍的门,走进了一座满是英魂的地域。

一座座石碑像亘古就存在且不朽的痕迹,默默的屹立在一座座坟前。

郑英奇突然间迈不动步了。

“我……其实早就该来看看的。”

“可我……不敢来。”

沉默的郑英奇,心里在咆哮着。

“兄弟们……我……来看你们来了。”

和尚默默的杵在门口,他眼中的世界却在变化。

“杀!”

“独立团!我们是铁打的独立团!”

“侦察连!杀!”

那是……他的兄弟们的咆哮。

那是,

独立团的……军魂。

而那个他带过来的人、跟着他来的人,在和尚的眼中,突然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穿着灰绿色的军装,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同志们,进了侦察连,是不是想吃香的喝辣的?”

老和尚的眼睛湿润了,他不敢去擦,怕擦泪过后,这一幕再也看不见。

“同志们,我……来看你们来了。”声音响起,老和尚一顿,越发的不敢去擦自己的眼泪,他只能拼命的动耳朵,怕……怕隔了六十多年后听到的那熟悉的声音,依然是自己的幻听。

郑英奇默默的杵着,许久后,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石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坟头,抚摸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间段,又回到了团长的麾下,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的岁月。

独立团侦察连连长郑英奇……报道。

和尚眼前的幻想消失,那些铭刻在脑海深处、灵魂深处的影子,又变成了冷冰冰的石碑,唯有那个在石碑中穿梭的人,依然是……那么真实。

老和尚终于忍不住了,嘴里呢喃:“连……连长。”

郑英奇没有听到老和尚的呢喃,他……只想站在这里,陪一个个兄弟,好好的念叨。

许久,许久后,他走向了和尚:“大师,我……能不能换身衣裳?”

“请……请。”和尚战战巍巍的,他想看到眼前的这个人换上八路军的军服,想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变成他记忆深处,永恒不朽的那个身影。

但……

郑英奇换上的,却是现代的军服。

穿在身上,庄严、挺拔的军服。

庄重的敬礼。

许久,郑英奇才放下手。

他心说:

“兄弟们,看……这盛世。”

老和尚一直看着郑英奇,

他从郑英奇的脸上,找不出一丁点像连长的地方,可他有一种感觉:

那……就是他的连长。

终于,在郑英奇沉重的走出来的时候,老和尚说:

“施主,您相信这世道有轮回吗?”

郑英奇怔住了,许久,他涩声说:“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老和尚许久后,也这样说。

那晚,郑英奇拎着酒、拿着烟,在陵园所有的墓前,不断的倒酒,不断的点燃一支又一支的香烟。

那晚,老和尚给郑英奇,讲了许多几十年前,烽火年代的故事。

那晚,老和尚说:

和尚怎么会不喝酒呢?对吧连长。

那晚,郑英奇说:

前辈,喝酒!这……还有只烧鸡。

那晚,老和尚笑的,跟几十年前一样。

……

小山村荒芜了。

像个**。

但……

这不是**,因为村子是搬迁了。

而不是像多年前一样,一个又一个的村子,被一群披着人群的畜生,一个又一个的祸害。

一群小孩子围在一起。

“我们去**探险吧?”

“好啊!”

“可是,**有鬼啊!”

“怕什么,现在是白天,鬼不敢出来!走,咱们去**……”

小娃娃们简单的达成了探险的意见,可就在回头的瞬间——一个狰狞的鬼头面具就在他们身后。

“啊!鬼啊!”

一群小娃娃惊呼出声,有几个胆小的,直接吓哭尿了裤子,小娃娃蜂拥逃散,只留下几个吓的腿软的不敢动弹。

“一帮胆小鬼,就这样还想探险?”老人的声音从鬼头面具后面传出,面具拿下,露出了老人饱经风霜的脸和笑眯眯的表情。

“太奶奶!”

吓腿软的几个小娃娃嘴巴一瘪,哭的更委屈了。

老人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法宝,挨个塞到哭嚎的小娃娃手里,哭声终于没了,跑远的小娃娃这时候也纷纷抱怨着回来了。

“太奶奶,你坏死了!”

“太奶奶,我们不和你玩了,你是坏人!”

面对小娃娃的抱怨,老人笑吟吟的说:“就你们这胆子,还想去老村?”

“就去!”

“非要去!太奶奶……”有小娃娃抱住了老人:“你带我们去吧,你打过鬼子,肯定不怕鬼对不对?你带我们去好不好?”

其他小孩见状,纷纷涌过来撒娇。

老人最喜欢小孩了,自然经不住小孩子们的撒娇,最后没辙,只能说:“你们听话,太奶奶啊带你们去,但你们一定要听话,知道吗?”

“知道!太奶奶最好了!”

老人看着闹腾的孩子群,露出了慈祥的笑意,这些小娃娃,真幸福。

在老人的带领下,小娃娃们有序的来到了早就荒芜的老村。

老村是在解放后慢慢荒芜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老人。

老人那时候说:打仗时候,咱们村在这里易守难攻,小鬼子拿咱们没辙,可现在解放了,咱们在这太不方便,咱们……搬下去!

“秀芹大姐,可是……可是郑连长他们……”村民们犹豫,搬走,他们可以,可是……那个人,那些人,他们走了,那些可爱的人,没人陪咋办?

“那是俺男人,他要是知道咱们为什么搬下去,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乡亲们,听我的,咱们……搬!”

老人那时候说得很坚决,可就在搬的前天晚上,老人一个人,在村子里,沿着哪些熟悉的地方,一遍、一遍又一遍的走着。

她追寻着那个人的身影,追寻着那个人在村子里留下的所有痕迹,最后……停在那那栋村民们发誓永远保留的废墟前。

她哭着说:“郑大哥,俺们……俺们要搬走了,你会不会寂寞?俺……俺会常来陪你的!”

村子搬了。

可老人却常来,几十年了,她雷打不动的常来,像她说的那样,俺……会常来陪你的。

老人又来了,这一次,她想个娃娃头一样,带着一群的娃娃。

老村荒芜的一塌糊涂。

像是被战争摧残过一样。

娃娃们像是到了天堂,开始肆无忌惮的玩闹起来。

“打鬼子喽!”

“我们是八路军,打鬼子!”

小娃娃们闹腾着,学着电视剧里的画面,在荒芜的村子里打起了鬼子。

老人突然间感觉到画面在流转,像是回到了那个时候,回到了那个夜晚。

那晚,那个人说:

“去外面等我,等我把这些小鬼子忽悠死了,我就出来找你。”

那晚,他哥咆哮着说:

“开炮!”

那晚,她新婚之夜。

那晚,她……

成了寡妇。

至今。

老人走着,走到了废墟前。

村民们一直留着这栋废墟。

曾有人说:“把这里收拾下吧,瘆得慌!”

那时候泼辣而年轻的老人跳起来说:“谁敢!怕鬼吗?鬼子活的时候俺们不怕,死了还害怕吗?俺男人就在这里守着鬼子,有他在,俺们要怕吗?”

是啊,有那个人在,他们……需要怕吗?

老人再一次站在了废墟前。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画面:

一个男人一脸的猪哥像,流着口水说:“极品……极品啊……”

那是……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

想着想着,老人却骂出声:“你要真是那样……多好啊……”

你要真是那样,这时候,就不是俺一个老婆子来这里看你了!

老人骂着,却眼红了。

“骗子,你说你出来找俺,你找俺啊,你怎么……不找俺啊!”

闹腾的娃娃们,荒芜的村子,沉浸在过去的老人……

但这样的画面,却被一个……陌生的人影打断。

娃娃们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哄一下四散,然后又在怀念过去的老人跟前汇聚,戒备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陌生人。

刚刚打过“鬼子”的小娃娃,紧张兮兮的问:“你……是鬼子吗?”

“不,我是打鬼子的。”郑英奇对着孩子们和声的道。

老人蓦然回首。

郑英奇愣住了。

他隐约能看到老人岁月洗礼过的脸上曾经的影子。

“后生,你是?”老人看不出被系统隔绝了时空后的他。

郑英奇怔了许久,才说:“我……我来看看。”

老人感觉这个后生很亲切,笑吟吟的招呼:“小后生,这里可没啥看头。”

“我听说……很多年前,这里打过仗,我……我在那个部队当教官的时候,他们说过,我休假,就过来看看。”

老人战战巍巍:“部队?你是部队上的?你说的是……”

“独立团……侦察连……”

……

老人很健谈。

她很喜欢这个出自她男人部队的后生,便陪着这个后生,讲述了很多年前的那一场仗。

那早成了老人可在灵魂中的回忆和所有,老人讲的非常详细,她……怕她走了,没人再讲那个人的故事。

郑英奇默默的听着,像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许久,老人讲完了那个故事,自嘲的说:“人老了,就是爱嘀咕,后生……你别见怪啊!”

“你……您……你……后悔吗?”郑英奇艰难的问——他问的后悔,是老人为了那个人孤守了一声,值得吗?

“后悔?干吗后悔,俺男人顶天立地,俺守他一生,后悔啥?”老人笑哈哈的说:“俺男人啊,那是真的顶天立地,俺有什么可后悔啊?哈哈,小后生,老婆子我啊,现在就盼着那么一天,到那时候,老婆子俺就天天缠着他,让他把这些年都给俺补上。”

郑英奇涩声说:“他……一定很乐意补上。”

“嗯,他,一定很乐意。”老人笑颜如花,像极了那天穿上了最干净的衣服戴上了红花的时候。

……

那天,郑英奇接到了一个电话:

“郑英奇,相亲吗?有个老大不小的姑娘,挺愿意和你相亲的。”

“对不起,他……找到了。”

撕心裂肺的沉默后:“是吗?那恭喜啊,我的给人家说说了,差点白跑一趟。”

“嗯。”

“好啦,挂了,我这……要训练了。”

那天,郑英奇问系统:

“你好久没发任务了,我想……到解放战争时期去,成吗?我欠了很多东西,要……还。”

系统说:

“如你所愿。”

……

全书完。

(总觉得这个结局比我想象中的好点,其实结局早该写了。)

(yqkxs)•(com)

龙战将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第0508章:如你所愿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更了

《帝国武夫》第170章:大决战(完)

《从绝地求生开始的系统兵》第二十七章:冲突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