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877章 征服者的足迹(超长.免费章节)

作品:汉风1276| 作者:猫跳|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2020-12-20| 下载:猫跳TXT下载

877章征服者的足迹(超长.免费章节)

维也纳战役的三个月之后,法兰西北部的加来港海面上大小舰艇云集,桅樯如林、白帆胜雪,便是那不列颠海峡的怒潮,也在剪式船尖利的船首下破碎成为细细的白浪,温柔的触抚着从东方来的客人。书友整_理*提~供

海岸上大军蜂拥蚁聚,步兵扛着步枪背负着行囊,在各自指挥官率领下形成齐齐整整的方阵,轻重火炮、辎重马车通通有条不紊,骑兵则牵着各自的战马,抚摸马儿的额头,时不时喂它们一点炒好的黄豆,以应付接下来的颠簸。

陆地上,步骑炮兵骁勇善战,大海中,战舰船坚炮利。

威廉.华莱士站在西西里公主号驱逐舰的船首,身高两米魁梧非凡的苏格兰青年,虽然早知大汉帝国猛将如云雄兵无数,可亲眼见到如此威势无疑给心灵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一时蹻舌不下:

“这就是世界征服者的实力吗?‘残忍爱德华’的力量,与大汉皇帝相比,简直连蚂蚁都算不上啊(yqkxs)•(com)”

他忍不住偷眼看了看前面的红发女海盗索菲娅,她身穿短裤和衬衣,露出令人想入非非的蜜色肌肤,丰润的红唇就像西西里出产的石榴那么香甜而充满了芬芳的气息。

可惜,传言七海之花是大汉皇帝的禁脔……

威廉.华莱士收敛了心神,他知道脚下这艘驱逐舰就是大汉皇帝送给索菲娅的,取代她之前那艘老旧的西西里轻帆船,并作为西渡加来海峡,进攻不列颠本土的庞大舰队的领航舰。

但看着女海盗婀娜多姿的背影,威廉华莱士又忍不住吞了口唾液,再次寻思那个传言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索菲娅知道来自身后的目光,早已习惯了海盗弟兄们对自己性别的无视,这道火辣辣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如果不是费了番心思才找到这位苏格兰反抗军的首领,她早就一脚把他踢进海里喂鲨鱼了。

维也纳之战,双子帝国大败神圣同盟,匈牙利国王安德烈、塞尔维亚国王乌罗什临阵倒戈投降大汉,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奥地利公爵阿尔布雷希特父子以下三百多位国王和高级贵族战死,十字军流血漂橹,使多瑙河水尽为赤色,在敌军中发现了君士坦丁堡康斯坦丁家族的信件,那个家族因为叛国罪,被盛怒的安娜女皇连根拔起。

鲁道夫的血剑告警引来了各地诸侯的援救,但对战争胜负没有什么影响了,大汉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德意志各路诸侯,有些诸侯见势不妙干脆就地投降,反而保住了性命。

英王爱德华率长弓手从森林逃走,这些威尔士长弓手本来就有凯尔特人德鲁伊教的遗风,所谓的森林游侠,直接从森林遁逃而走便是罗马军团想施放希腊火都没来得及,便让爱德华溜回了不列颠。

此后汉军两个步兵军主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法兰西、阿拉贡和卡斯蒂尼亚,法王腓力四世此前先在设内耳城堡大败亏输,后于阿尔卑斯山被楚风制造的雪崩埋葬了精锐兵力,便是法兰西素称强国也再无力抵抗汉军,腓力被斩于巴黎圣母院之前,桑乔四世和海梅二世亡于乱军之中。

整个欧洲尽入大汉帝国手中,世界征服者的脚步只剩下了英伦三岛还没有踏上,这时候通过七海霸主原有的海盗和走私网络组建的情报网发挥了作用,在大汉皇帝的“海狮计划❝([一起看+小说])_[(yqkxs.com)]❝『请来[一起看+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qkxs)•(com)” 展开之前,红发女海盗找到了苏格兰的反抗军头领威廉.华莱士,他和他的部下将策应大汉登陆不列颠之后的行动。

令索菲娅啼笑皆非的是,还是个愣头青的威廉.华莱士好像对她很有点意思,常缠着问这问那的,这让她很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这不,在甲板上索菲娅用望远镜东瞧瞧西看看,无所事事就把镜筒对准了成都号巡洋舰——那是地中海舰队的旗舰。

帝国海军总司令侯德禄,和他哥哥兵部长侯德富也待在甲板上,侯德富正好也举着望远镜朝这边看,他发现索菲娅之后就捏着拳头,拳背朝下,用手肘在侧舷栏杆上做了个下拜的姿势,脸上的表情甚为调皮。

饶是红发女海盗霁月光风,此时也免不得大窘——作为帝国情报司长的李鹤轩当然不需要对一名女海盗船长下拜,但如果对方的身份是大汉皇帝的某位后妃嘛,就另当别论了。

脸颊红得发烫,心头却有如鹿撞,索菲娅暗自寻思:难道那位情报司长,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头儿、头儿,”黑杰克叫了几声,索菲娅全无反应,只低着头吃吃的轻笑,黑杰克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头儿你发花痴了?”

索菲娅回过神来,正在羞怯处,不禁佯怒掩饰,抓住黑杰克的手用力一扯带得他往前扑,然后伸足在他屁股上一踢,斥道:“胡说八道,当心送你去喂鲨鱼。”

“哈,还没当上……”

黑杰克本想说还没当上皇妃就要行起王法,见索菲娅面色不善才赶紧打住。

威廉华莱士却是看得目眩神迷,方才索菲娅踢出一腿,健康修长的**在阳光下闪耀着蜜色的光泽,实在叫人心痒难耐。

待发现索菲娅与黑杰克打闹并无避讳,他又觉得传闻只怕不尽不实,想开口询问却又找不到话头,一时间进退两难。

“平时头儿不这样啊?”黑杰克从甲板上爬起来,纳闷的挠挠头。

他见索菲娅神色间不太高兴,再看看欲言又止的威廉华莱士,登时就明白了几分。

故意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他对索菲娅道:“头儿,待登陆成功,我们领航舰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到时候咱们远航去东方吧”

东方?索菲娅美丽迷人的眸子里亮光一闪。

黑杰克道:“是啊,听说苏伊士运河打通了,今后去印度洋、去中国都可以直航,再也用不着上陆行走,这样的话,我们的西西里公主号就能直接开到中国,开到陛下的故乡去看他啦”

太好了索菲娅一瞬间就变得兴高采烈,那发自内心的欢喜之情简直不带任何掩饰,七海之花的感情果然就像她火焰般的红发一样热烈。

威廉.华莱士长叹一声,知道此生绝对没有希望得到七海之花的一丁点感情了。

可转瞬之间索菲娅的眼神又黯淡下去,海盗船长的英风锐气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像怀春的西西里少女一样搓着衬衣衣角,期期艾艾的道:“可、可他就这么回去了,一句话也没有留下,谁知道……”

黑杰克一拍脑袋,简直哭笑不得:“我的上帝啊,果然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白痴,陛下用这艘能够远航万里的驱逐舰,替换了咱们的西西里快帆船,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如果单是做横渡不列颠海峡的领航舰,快帆船就足够了”

大副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样子简直想朝索菲娅的脑袋上敲几下。

七海之花的笑容,却已如不加来港的阳光一般灿烂。

~~~

加来港阳光灿烂,千里之外罗马城的上空则阴云密布,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前的弥撒延后举行,神职人员宣布仁慈的圣父正在祈祷,前来朝觐的基督徒们只好住下来,等待天气转好。

不过,安妮.海瑟薇知道西尔维斯特四世并没在祈祷,因为他们一老一少正在玩大汉皇帝留下来的游戏——叫做象棋,但看上去和大象并没有什么联系。

盘面上,教皇陛下的棋子所剩无几,而海瑟薇的卒子已经有两个过了河,罗马教廷的主宰者挠着头皮苦苦应对,而小海瑟薇则俏皮的歪着头看他,漂亮的淡金色头发如瀑布般垂下。

“吃”西尔维斯特用马踩掉了海瑟薇的卒子。

海瑟薇雪白的小鼻子微皱,大声叫了起来:“赖皮赖皮,马只能斜着走的两格,怎么直着把我的卒子吃掉了?”

西尔维斯特面色一红,辩道:“哪儿有马只能斜着走的道理?骑兵冲锋都是直来直去的嘛,不信,你问问咱们的圣骑士团长维利埃尔先生。”

海瑟薇闻言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门口的维利埃尔,“好啊,您来说说看,马是不是这么走的嘛。”

维利埃尔大窘,西尔维斯特是教皇,顶头上司不能得罪,海瑟薇则不仅继承了科隆纳家族的财富成为罗马最富有的贵族小姐,还和大汉皇帝交情匪浅。

想了想,大骑长道:“在我们欧洲,重骑兵都是直来直去,以达成中央突破为要旨的……”

话音未落,海瑟薇就叫了起来:“癞皮狗啊,你们都是癞皮狗,教皇和大骑长欺负我小姑娘……”

维利埃尔早有准备,接着道:“不过在东方嘛,轻骑兵骑射往往从两翼迂回包抄,这可就是走斜线了。”

海瑟薇哧的一声笑了起来:“这象棋是楚风从东方带来的,自然该按东方的规矩,教皇冕下,您可是输了哟~~”

西尔维斯特呵呵笑着投棋认输,以慈爱的眼神看着海瑟薇——年轻时把全副精力献给了上帝,没有一个后代,到老了不禁寂寞孤单,沉迷天堂之药或许就有这方面的原因吧。现在,他已把活泼可爱的海瑟薇当成了亲生女儿看待。

小姑娘年纪渐长,身材早已不是当年的飞机场了,亭亭玉立的海瑟薇有着惹人怜爱的灰蓝色眸子,淡金色的头发,和比牛奶还要洁白细腻的皮肤。

海瑟薇亲人早已被仆立法司杀害,西尔维斯特也像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她便时常到梵蒂冈来玩耍,因为罗马贵族不了解她和西尔维斯特以及楚风的关系,竟有传言说她是教皇的私生女。

惊人的美貌,巨额的财富,教皇的权势,海瑟薇这个名字笼罩了一层层眩目的光环,所以这些天拐弯抹角到西尔维斯特这儿提亲的人是越来越多。

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西尔维斯特笑道:“哈哈,我们的小海瑟薇长大了呢,罗马贵族都以为我是你的保护人,最近来提亲的贵族青年可真多呀我看,小海瑟薇迟早也是要嫁人的吧。”

海瑟薇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嫁不嫁,都什么人啊,科隆纳家族倒霉的时候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我才瞧不起呢。”

“女孩子长大总是要嫁人的呀,难不成我们可爱的海瑟薇小姐要去修道院做修女?”西尔维斯特故意激她,心说把小姑娘的话引出来,再想办法替她和楚风牵线搭桥吧——小海瑟薇对大汉皇帝的情谊,教皇冕下这条成了精的老狐狸可早就知道了。

不料海瑟薇狡鲒的一笑,浑不在意的道:“不用仁慈的圣父帮忙啦,楚风答应我的,我想嫁给谁他都给赐婚,嘻嘻~~”

西尔维斯特先一口气梗在了喉咙口,接下来就乐了:大汉皇帝呀大汉皇帝,饶你精似鬼,骗我吃那倒霉的天堂之药,可这次你是给自己挖了一坑,哼哼,海瑟薇会要求嫁给谁,你就好好“安排”吧

………………………

峭拔嶙峋的高加索山区腹地,鸟不生蛋的鬼地方,一行人蓬头垢面的走在山道上,身体虚弱而干枯,衣服破得大洞套小洞,看样子人不人鬼不鬼落魄到了极点,如果再拿根打狗棍,一定能做上丐帮的八袋弟子、九袋长老。

其中当先一人是个跛子,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山道上,身体瘦得不成样子,皮包着骨头,脑后扎着的十余根小辫子肮脏不堪,只有耳朵上带着的金环稍微值点钱。

仰脸向天,呼吸着山间的空气,连日奔逃大走山路弄得快要爆炸的肺,却减轻不了多少痛苦,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不忿的举拳砸向天空:“我勃儿支斤.忽必烈,绝不会窝囊的死在这片山地,终有一天长生天会让我恢复蒙古帝国的荣耀,我要踏平南朝,我要杀光可恶的南人”

这个像条丧家狗的男人,就是蒙古大汗、元朝皇帝,曾经拥有三千万平方公里国土,治下上千个民族,高踞汗八里黄金御座之上,以虎狼之势君临天下的勃儿支斤.忽必烈?

如果是十年前有人告诉他会落得如此下场,忽必烈一定会笑得肚子疼,然后下令把那人活剥了处死,堂堂蒙古大汗,拥有百万大军、名将如云,苏录定战旗的拥有者,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嫡孙,岂会有失败的一天?

可他如恒河沙数的大军,蒙古铁骑、探马赤军、塞上军兵、新附军、乃至诸汗国数不清的军队……通通倒在了与汉军作战的战场上;塔出、张弘范、伯颜、玉昔帖木儿、阿术、阿里海牙……如天上群星般闪耀的将军们,早已尽数兵败身死。

就连成吉思汗铁木真传下的立国象征,战无不胜的苏录定战旗也落入了楚风之手,被送到临安故宫博物馆作为战利品展出。

一路奔逃,在高加索山区苟延残喘,忽必烈实在疲惫不堪,幸好山区险峻大军不易进入,负责追击的海都又率兵去征服罗斯蛮族,这才给忽必烈喘息之机,拖到了今日。

不过,海都配合汉军征服了罗斯蛮族,又掉头到高加索山区搜捕忽必烈,昔日蒙古大汗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连日奔逃直如丧家之犬、漏网之鱼,狼狈不堪。

就连他挥拳向天的吼叫,也显得色厉内荏,也许,他自己也对打回中原不抱希望了。

仰脸看天空,长生天不再保佑忽必烈,他在崎岖的山道上不小心滑了一跤,呼的一下往后跌去。

身后,是悬崖峭壁,忽必烈吓得心胆俱寒。

幸得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

是一名叫做伯尔赤哥的怯薛侍卫,一直忠心耿耿的追随着忽必烈。

“我、我要奖赏你,你救了朕的命,将来、将来我要封你做宋王,把南人的土地都给你,把他们的女人都给你做奴仆”

忽必烈语无伦次的许着愿,但伯尔赤哥始终面无表情,到了这步田地,活一日算一日,还封赏能兑现吗?

吃了一吓,忽必烈继续爬山就觉得后背冷汗津津的,不免疑神疑鬼。

山风从嶙峋的山石间穿过,发出呼呼的声音,仿佛常州、兴化、成都的枉死鬼发出了索命的叫嚣,忽必烈心头打鼓一般,越走越腿软,速度慢下来,隐隐听到背后传来了人马呐喊——显然是海都的追兵。

“我看,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吧。”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忽必烈吃惊的回头看,却原来是始终追随着他的左丞相赵复。

长期奔逃,赵复的身体也垮了,瘦得不成*人形,但精神却非常亢奋,他像秃鹰盯着动物尸体那样盯着忽必烈,眼睛里射出幽幽的鬼火。

忽必烈暴怒,硕大的鼻子抽搐着,戟指道:“你、你胆敢背叛我?”

如果还在汗八里皇城的光天殿黄金御座之上,忽必烈的咆哮足以令群臣胆寒、万军震恐,但现在,连赵复都带着几分讥诮的笑意:

“老夫大汉帝国情报司下属甲字第九五二七号密探,奉李鹤轩李大人钧令,特此擒拿敌酋忽必烈”

你、你竟然……忽必烈骇怕之极,大声对怯薛卫士们吼道:“此等乱臣贼子,还不给朕拿下”

好几声呼喝,忽必烈惊骇欲绝的发现,赵复仍然笑嘻嘻的站着,倒是他自己全身上下的关节都被几名怯薛亲卫抓住,分毫也动弹不得。

冷静下来,忽必烈不甘的怒吼道:“你们,你们这群蒙古人的败类,长生天会惩罚你们的”

刚才救了他一命的伯尔赤哥,随手卸下了忽必烈的下颌,表情还是那么木然:“禀大汗,伯尔赤哥是蔑儿乞部的。”

赵复大笑,他一口脓痰吐到忽必烈的脸上,只觉得开心已极,对诸位怯薛道:“走,押着这厮去见顺义王,再送往大汉皇帝明正典刑,本官决不食言,诸位皆有封赏”

…………

七月初四不是休息日,临安百科博物馆的参观者比节假日少了许多,在参观者当中,大汉皇帝楚风和第一皇后赵筠、公主楚黛和太子楚天一行人毫无疑问是最引人注目的。

在三个月前维也纳战后楚风就携后妃们东归,前些天抵达了临安,不巧乌仁图娅带她和雪瑶的孩子去了漠北草原度假,王李氏患病王敏儿陪着去琉球调养,楚风的儿女当中只有小名胖丫的楚黛和太子楚天留在临安。

多年在外征战,许久未见,这对小姐弟都长到楚风胸口高了,身为不称职的父亲,楚风不禁惭愧了一把,许诺带两姐弟来看新近落成的临安百科博物馆。

而陈淑桢、雪瑶等伴驾西征的后妃,自然不会与留守临安的赵筠争抢机会,她们借口打麻将,让赵筠与楚风带孩子们前来参观。

岁月并没有给赵筠留下太明显的痕迹,第一皇后依旧清丽若仙,一袭白裙衣袂飘飘,直欲乘风归去,参观博物馆的途中,楚风始终牵着她的小手,这双握着中枢权力、每天签批奏章处理全国庶政,黜涉随心的手,在楚风掌中却是温软柔嫩,还不时俏皮的挠着他的掌心。

“喂,干嘛一直牵着手啊,都老夫老妻了。”赵筠雅致脱俗的鹅蛋脸上,带着几分红晕。

留在临安皇宫担任宿卫的女兵们忍不住互相递着眼色,年轻一辈的女兵只知道第一皇后章庶政之权,几乎是半个皇帝,与王大海、侯德富等人共同监国,并有帷幄独断之权,又是前朝大长公主,威势素重,满朝文武都怕她几分,却不料见了大汉皇帝,朝堂上裁断果决的第一皇后,顿时变做了小儿女态。

楚风嘿嘿一笑,赵筠的清丽之中又多了几分妩媚,叫他心头一荡,轻笑道:“自然要抓紧些,‘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若是放松了,娘子乘风凌波直上云霄,夫君却往哪里寻去?”

天呐,这是大汉皇帝?女兵们一个个羡慕得要死,如此知情识趣,不亏姿容若仙的第一皇后在临安等他好几年,得夫如此,更有何求?

赵筠雪白的面庞霎那变红,狠狠瞪了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兵们,不过纤纤素手并没有从楚风的魔掌中抽出来,倒是握得更紧了些。

尽管依恋父母,楚黛和楚天姐弟毕竟小孩心性,被博物馆中的新奇物事所吸引,到处乱窜。

“咦,这个东西竟然能喷气自动,莫不成有什么推着它?”楚黛指着风神轮,奇怪的道。

旁边有位书生也在参观,闻言朝小公主施了一礼,“启禀殿下,这叫做风神轮,乃是大秦国进贡的,浮于水面,内有燃煤,烧水令蒸汽喷出,所以自动也。”

“这可好玩,我瞧这风神轮能在水上跑,要是做个特别大的装在船上,岂不是烧煤炭便能航行了么?”

楚黛说完,自顾着走了,那书生却在旁边呆立半晌,若有所思。

楚天却去看地理厅内陈列的大汉帝国各地风物,如今帝国疆域广袤无垠,什么大洋洲的袋鼠、树袋熊,非洲的鸵鸟、麒麟(长颈鹿),做成标本应有尽有,且有副世界地图,把各地的特长动物用编号标在上面,与实物标本一一对应。

有几名海军学院的学员正在参观,见楚风一行人进来便施礼退在旁边。

楚天看看鸵鸟标本,又调皮的想骑长颈鹿标本,闹了个不亦乐乎——小太子平素严肃端方,也只有在父母面前才露出天真活泼的一面。

看看地图,楚天奇道:“咦,这欧罗巴的西面,和我们东海的东面,究竟是不是天尽头啊?”

一位海军学员便施礼答道:“殿下,帝师没有教地圆说么?如今曲海镜大人的地圆说深入人心,咱们脚下的大地是圆的,就像一个巨大的皮球。”

“圆的呀,对了是的,我想起来了,地圆说嘛,”楚天点了点头,又随口道:“若真是圆的,岂不是可从东海一直向东,绕到欧罗巴去?”

楚风笑着摸摸楚天的脑袋,小太子跟着父亲蹦蹦跳跳的走远,那几个海军学员却僵立当场,良久才长出了一口气,各自的眼睛里都闪动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火花。

楚风的心情甚为愉快,不过在参观结束时情况有所变化,从博物馆出来,见大街上两辆马车争道而行,互不相让。

刷着灰色底漆,带有陆军标志的马车上,几名士兵大声笑道:“谏议院的老爷们反正吃饱了没事干,还是让我们先走吧”

那黑色的马车则在四个角挂着铃铛,是谏议员所用的马车,车夫也反唇相讥:“你们这群武夫,迟早退役,等着回乡下种田吧”

赵筠面色微赧,向楚风解释道:“最近因四海归一天下大定,谏议院就请朝廷裁军减税,陆军方面则说尚有许多偏远蛮荒之地未曾归服,只该增兵加饷,因此上两边都不对付,见了面都要吵架的。”

楚风脸色转和,这种事情是永远避免不了的,站在各自的立场上互相斗争,所谓帝王者就是居于中枢持正柄衡,让争端在可控的范围内吧。

忽然,两辆疾驰的马车都停了下来,这下连楚风和赵筠都惊讶了:瞧他们争先恐后各不相让的样子,是什么能让他们同时停下来?

两部马车都靠到了路边上,于是楚风看到了前方的情形:

那儿,有一辆刷成橘红色的长厢马车,一群中午放学的小学生正在上下,这种橘红色的马车正是大汉帝国特制,能够承载二十名学生,接送放学之用,而其他任何官署、商民的马车均不可与其争道,须得小心避让。

代表清流和民望的谏议院,代表着军事权力的陆军,他们的马车,都在一辆橘红色的校车后面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学生们上下。

楚风笑了,他知道华夏文明的光芒,永远不会熄灭。

(全文完)

后记:

在愚人节之际,说太多感谢的话貌似有点奇怪,不过猫依然感谢各位读者,如果说汉风是一个梦,那么就是你们让这个梦完整,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写完

下一部小说预计在劳动节之前上传,会在老书汉风里通知的,主角名字叫‘秦林’,讲明朝的故事,猫跳摇着尾巴保证绝对精品,额,到时候还请朋友们支持哈,提前谢谢了

[奉献]

(yqkxs)•(com)

猫跳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汉风1276》877章 征服者的足迹(超长.免费章节)

《锦医卫》1146章 克承大统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