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梁瑾瑜番外(一)

作品:绣外慧中| 作者:蓝惜月|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2020-12-14| 下载:蓝惜月TXT下载

梁瑾瑜番外(一)

他最早的记忆, 是一周岁生日当晚。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睡得迷迷糊糊间, 有个女人趴在他枕边哭泣,同时伴随着不耐烦的男声:“走啦,你想哭得人尽皆知就只管高声。”

女人抽噎着:“妾身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刚满月就抱走了,到如今方得一见,你叫妾身怎能不难过?”

男人叹息:“那不是为他好吗?要留在你身边,将来就是个做质子的命。”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就记事,他确实有印象,并在稍稍长大后,向师傅询问“质子”之意。师傅惊讶于他的早慧,教得比以前更用心了。

往后的日子,那个女人再没来过,男人倒是每到生日前后就会出现,总是趁他睡着了,在床边看看他。所以他始终只有模糊印象,没看清男人的面目。

十岁那年,大师傅去世,二师傅、三师傅相继下山,留言让他“自便”。

梁瑾瑜沉默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被所有人抛弃。

是所有人,连那个生日前后总会出现的男人,十岁后也没再出现过。

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山中留守,在大师傅的墓前结庐而居,自种自食。日子虽清苦,心却安宁,因为在这世上,只有大师傅是真心对他好,守在大师傅的墓前,他觉得温暖,他不孤独。

他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却在十二岁那年不得不下山。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山火,把他赖以栖身的小屋焚毁了,仅有的几件旧衣和一点存粮也变成了灰烬。

火势太猛,他只来得及逃出性命,身无分文,衣衫单薄,连鞋子都没有,就那样光着脚瑟瑟发抖地走进了山下小镇,走进了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

他不知道能去哪里,能在哪里找到事做,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了一天。

夜来了,寒风呼啸,细雪纷纷,他又冷又饿地蜷缩在一间破庙里,半夜发起了高烧。是一群乞丐找来破被絮裹着他,讨来饭给他吃,烧开水给他喝,用土办法给他降温,才让他活了下来。

以后,他就跟这帮人混在一起。他不愿意乞讨,他们也不逼他,讨来东西照样分给他吃。

日子久了,他才知道,乞丐也是有地盘的,每个小团伙只能在固定的范围内乞讨。若越界,侵犯了另一团伙的利益,会召来对方的抗议,甚至一顿老拳。

他们这边一个家伙有次就捞过了界,挨打时同伙上前帮忙,惹得对方群起而攻之,最后演变成了两派群殴。

当他发现乞丐朋友们个个带伤而归,讨来的东西也被人抢走,害得所有人集体挨饿时,他怒了,一声不吭地冲到对方阵营,喊着要跟他们的老大“单挑”。

对方见来人是个瘦弱小孩,一起哈哈大笑。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对准老大的肋下就是一拳,居然把那个大个子打倒在地。

老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小子,不错,瘦归瘦,倒有把力气,出拳角度也刁,是不是练过武的?”

他点头,老大很开心地摆出架势,说要试试他的武功如何。

试试的结果是,他把老大再次打翻在地。

老大不仅没恼,简直喜出望外,说自己就一股蛮力,一直想找个真正懂武功的人做朋友,好时常切磋,共同提高,因而热情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阵营。

这个老大,就是后来一直跟着他的得力助手周济。

可是梁瑾瑜表示没兴趣,他的伙伴们对他有恩,他不想离开自己的群体。

最后,两派合为一派,势力壮大后,又兼并了其他帮派,渐渐形成了一股势力。梁瑾瑜因为武功不俗,脑子又灵活,被公推为首领。

到梁瑾瑜十五岁,他不再满足于丐帮生涯,手头也积攥了一些钱,便开始盘下铺面开店,都是ji院赌场之类来钱特别快的行当。到他二十岁,西部诸州的ji院赌场至少有三分之二属于他的帮派所有,他已然成了暗夜帝王。

他仍不满足,除了继续捞偏门,也向正当行业渗透,如涉足钱庄、绸缎铺、客栈、饭庄等产业,自己更是加入了赏金猎人的行列。

因为他武功高,路子广,人手多,有着那些独行客难以比拟的优势,很快就成为赏金猎人中的佼佼者,帮官府破了无数大案、要案,被各地父母官奉为上宾,争相延揽他入公门。

他的手下们起初不乐意,觉得他放着好好的暗夜帝王不当,跑去做个小捕快,实在是大材小用。他却欣然接受,因为他的本意,就是要给自己洗白,慢慢从暗处走到阳光下。

短短两年间,他从小捕快升到捕头,再升到总捕头。到他二十二岁时,连皇帝都注意到了他,派人跟他接洽,希望他能为皇上效力。说穿了,就是做皇上的鹰犬,为他处理一些不方便公开处理的人和事。

就在这一年,梁瑾瑜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生身之父,那个十岁生日后再没出现过的人。也秘密造访了靖王府,见到了自己的生母。

起初,他是欣喜若狂的,原来他不是父母不详的弃儿,而是靖王嫡子,和皇室同属一脉,有着最高贵的血统和身份。

父王对他赞赏有加,也如梁孝帝一样,派给他许多任务。他每件事都尽心竭力去做,哪怕明知伤天害理,也不会向父王提出质疑。因为那是他的父亲,他相信父亲决不会害他。

但他的手下提醒他,靖王偏宠二夫人母子,对他的母妃很冷淡。除了他每次探望时,会出现在他母妃房里之外,平时极少露面,这才引起了他的警觉。

后来调查的结果证实了手下所言非虚,他仍不愿相信,连续数夜潜入靖王府打探。

于是有一晚,他亲耳听到父王向二夫人许诺,将来会把王位传给老三梁瑾煊。到此时方了悟,自己只是被父王利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梁瑾煊扫清障碍。

难怪父王根本不怕他造孽,不在乎他是不是满手血腥,反正到最后他都是要死的,他将会是那个最后被扫清的“障碍”。

感谢父王,激发他心中所有的叛逆因子要不是父王如此薄待,他也许会一辈子安于秦诀的身份,不会成为梁瑾瑜。

————————————分隔线————————————

这是昨晚没来得及更新的,今晚努力再更一次,也许都不长,大家见谅。

蓝惜月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两禽相悦》第二百六十八章 别拿恶霸当圣父

《窝边草》第一百三十章(终章) 爱是认识自我的过程

《帝阙》第二百六十五章 忧思立中庭

《砚压群芳》卷三 碧云深 九公主番外:我最好的朋友,我最恨的情敌

《极恶皇后》第二十一章 花落无声(终章)

《美人卷珠帘》订婚宴番外——花开一瞬,花落一生(二)

《绣外慧中》梁瑾瑜番外(一)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