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百一十一章 吐血

作品:中医许阳| 作者:唐甲甲|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2021-05-15| 下载:唐甲甲TXT下载

徐原和姚柄对视一眼,嘿,配合默契啊。

杜月明嘴角憋笑,然后扭眼看许阳,见许阳还在盯着岳院长看,他就更疑惑,这是还不满意吗?

“你!你们!”岳院长一时大怒,惊怒而起。

原本这一年来他就被这事儿弄得烦不胜烦,后来他又带着林显荣想上门打脸,又在后面搞了好几次事情,可是却越弄越遭。哪怕这次中药圈子的这些人都出动了,结果全翻车了。

结果人家到现在都还在怪他呢,说他的消息有误,你说岳院长倒霉不倒霉啊。岳院长都快被医院里的流言蜚语逼疯了,他都抑郁了,一直躲着不敢见人呢。

谁知道这明心分院竟当众打脸。

杜月明立马呵斥道:“你们两个小子开什么玩笑!这是能开玩笑的地方吗?年纪轻轻,你以为很好笑?真的是,要不是岳院长是出了名的肚量大的人,但你俩这一句话就已经把人给得罪了。”

“你!”这一下岳院长是悲愤地指着杜月明。

看着岳院长悲愤的样子,众人也是心中暗恼。虽然大家私底下也对岳院长有诸多抱怨,也曾议论要是当初岳院长没开除许阳该有多好。

可是这话,自己人能说,外人说了,他们心里就不舒服了。

王轩用手捂脸,得了,敢情刚才姚柄对他还算客气的了。

“你……你们……”岳院长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一想到这段时间来的遭遇,他就越想越气,越来越悲愤,他悲愤的想拿头撞墙啊!

最后岳院长的目光落在了许阳的脸上,他更是气到了极点。

杜月明见岳院长的反应有点夸张,他也愣住了,这么大的反应吗?

“岳院长?”杜月明急忙叫了一下。

“你……”岳院长颤抖着手,指着许阳。

许阳目光越来越疑惑,眼睛一刻也没放开岳院长,然后他问:“你是不是有病?”

这话一出,全场一瞬间鸦雀无声。

大家都傻了。

岳院长更是脑袋轰的一下,然后噗的一下,喷出来一口鲜血,而后直挺挺地往后倒。

这一下,全场人都吓傻了。

杜月明脑浆子都快吓飞了,卧了个大槽啊,什么情况?这人脾气这么大吗?

“岳院长,岳院长?”

全场乱做一团。

“快拿担架来,快点,送去急诊!”

“马上,通知急诊的方主任,让他务必主持抢救。”

命令一个一个出来,但全是送西医的急诊科的。

而许阳却早就一个箭步上前了。

明心分院的这些人,包括不靠谱的姚柄和徐原也第一时间清场,帮助诊断和参与抢救了。

其实从这里就能看出来,明心分院和市中医院的区别。明明大家都是中医,甚至来说,市中医院在场的专家领导还更多一点。

但是在遇上这样的急症的时候,大家还是第一时间想到把病人送到西医的急诊科去,从来没人想过让中医急救。

而明心分院的,几乎是不经过脑子的就上去主持抢救了。

“岳院长,岳院长!”许阳拍打岳院长肩膀,见对方无应答,这是昏迷过去了。

许阳立刻开始诊断。

针灸教研室的叶老也急忙从包里面拿出随身带着的针灸盒,也匆匆跑过来了。

许阳匆匆检查,说:“肝阳暴亢,扰动神明,故神志不醒。肝火浮动,携胃气上冲,故吐血。治法,开窍通闭。”

“明白!”叶老答应一声,就赶紧开始了。

而市中医院这边的人还在紧急摇人呢。

第二梯队的擅长推拿的叶和医生也已经站起来了,准备第二波上。

叶老急忙说:“徐原,姚柄,针刺十二井放血。”

“哎!”两人忙答应一声,立刻开始参与抢救了。

叶老自己则是拿着毫针开始针刺水沟穴了,水沟是任督二脉的交会穴,为阴阳交接之处,刺之可调和阴阳,醒脑开窍。

然后叶老又立刻配穴合谷和太冲,这二穴分属大肠与肝两经,善解郁利窍,疏调一身气机。可达通调阴阳气机,开窍醒脑宁神之目的。

叶老在急忙救治。

许阳还在继续仔细诊断。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手足无措。

杜月明也看傻眼了,这事儿闹的,岳院长这也太刚烈了吧,他以前也当着岳院长的面侃过这事儿,当初对方只是脸色有点难看,仅此而已啊。

我了个大草啊!

真的是。

而市中医院的人再看明心分院这些人,眼神就更不友好了。

王轩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埋着头。

郑副院长也是哭笑不得。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了。

“哎,醒了,醒了!”突然间有人惊呼。

大家看去,只见岳院长已经苏醒了,但是嘴角的血还时不时地涌出来一些,他竟然还在吐血。

院长和书记也立刻走过来,问:“岳院长,你怎么了,没事吧?”

岳院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神色中既有茫然还有惊怒。

许阳皱眉说:“他这是胃气夹冲气上逆,带血出来了,急则治标,先用童子尿送服三七粉吧,我再书一方,赶紧去煎制。”

一听是这药,岳院长眼珠子一瞪,顿时血吐得更厉害了。

许阳顿时更皱眉,这人怎么又激动了,他宽慰道:“放心吧,你这个病起的急,但是不太要紧的,就是以后别这么大的气性了。”

岳院长颤抖着手,指着许阳,眼中的悲愤之意欲喷涌而出。

许阳更疑惑了。

书记则说:“要不还是让急诊科来接手吧。”

许阳则说:“你不是说想跟我们交流一下医学经验吗?中医又不是治不了急症。”

书记被堵了一下,然后他道:“可是我上哪儿给你找童子尿去啊?”

还在施针的叶老来了一句:“要不让我来?”

书记一呆:“您这还童子呢?”

叶老理直气壮地说:“嗨,谁以前还不是个童子了!”

徐原怼了一句:“得了吧,我怕您把尿结石给尿出来。”

这话一出,好些人忍俊不禁起来。

而岳院长却更悲愤了,又是两眼一翻,嘴里呼啦呼啦的。

叶老还惊讶呢:“咋的还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