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 96 章 烧毁

作品:后妈文的炮灰小姑[八零]| 作者:秋凌|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2024-06-14| 下载:秋凌TXT下载

一个城市里姓岑的人多,不只是岑清泽这一个大家族,还有别的人姓岑。

岑彦阳这一次没有跟人说他是这个岑家的人,他就想着靠着自己能不能做一次大生意,如果自己能做好,那么他又何必非得靠着岑大伯父呢。岑彦阳想到了国庆宴客时候的情景,又想到岑无双跟他说的话。

杜月娘在外面说岑无双几句,岑无双跟岑彦阳说她听到了。即便岑无双没有说别的话,岑彦阳还是明白她的意思,她无非是想让他这个当丈夫的去教训妻子,让妻子知道这一件事情的严重性,让妻子以后不敢再外面随意唠叨。

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岑彦阳不相信别人没有说过。岑无双敢对自己说那样的话,她敢对岑清泽的大哥说吗?敢对岑无双同父同母的兄弟说吗?

说白了,岑无双没有把杜月娘放在眼里,也没有把岑彦阳放在眼里。

岑彦阳心里有一股子气,他就是想着自己不靠那些人,自己能干成什么样子。岑彦阳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坑了,他看合同的时候没有太认真,那些人又说衣服只是有些皱褶之类的,说衣服都是很新的。

当时,岑彦阳压根没有想到有人会卖旧衣服,不都是卖新衣服的么,旧衣服都是送人穿的。岑彦阳在部队做任务很厉害,这不代表他做生意就很牛逼。

这一次,被人坑了,人家还说合同上都写清楚了,是岑彦阳自己没有看清楚合同,说岑彦阳手底下的人也知道。

“我怎么能把那些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旧衣服卖出去呢?”岑彦阳揉眉,“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我不能!”

岑彦阳担心那些旧衣服是病人穿过的,担心那些旧衣服带有病菌,怕那些普通老百姓穿了那些衣服被传染了。他曾经是一个军人,他不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是要卖给收二手货的吗?”岑清泽问。

“卖给他们,他们不还是卖给那些老百姓穿吗?”岑彦阳道,“不能卖!”

“不卖,那就一把火烧掉。”岑清泽道,“让大家都看到,你把那些二手货都烧掉了!”

“要不如,还是收拾收拾,看看能不能捐赠出去。”岑彦阳又觉得直接烧掉太过可惜,还有很多人都吃不饱穿不暖。

那些旧衣服不能被当新衣服卖,岑彦阳又舍不得烧掉。

“你拿洋垃圾去捐赠,别人要是知道了,他们会怎么说,你知道吗?”岑清泽道,“你明明是做好事,最后却变成了坏事。别人会说你崇洋媚外,我们国人只配穿洋人穿过的破旧衣服。如果你当着大家的面,一把火烧了,让那些人都看到,他们只会觉得你做生意很有诚信,你很有原则。”

如果他们知道衣服的来路还好处理,关键是他们不知道衣服的来路,有的衣服很脏,有的衣服上面还带着血渍,各种各样的脏乱。

要是衣服不是病人穿的,没有带传染病,这还好,就怕衣服有问题。

“那么多衣服……”岑彦阳道。

“你现在是生意人。”岑清泽道,“瞻前顾后,又想赚钱,很容易掉坑里。”

岑清泽看了看手表上的钟点,他下午到现在一直都在外面忙,都没有时间去给未婚妻打电话。他很少这么晚回去,也不知道晓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他还是得回去,不能一声不吭地待在外面。

“你跟叔叔他们商量商量。”岑清泽道,他无法替岑彦阳做抉择。

那些洋垃圾都是岑彦阳花了钱买下来的,还花了不少钱,两大卡车的洋垃圾旧衣服。

岑清泽认为这些衣服不算是特别多,直接烧了,也不必心疼。他看到那些脏乱的衣服,都不想继续看下去。

“今天晚上就别想了。”岑清泽停下车,“到你家了。”

“麻烦你了。”岑彦阳下车,“这么晚了,就不叫你进去喝茶,早点回去。”

等岑清泽回到家里都快十二点,徐晓晓还在客厅。

徐晓晓见岑清泽一直都没有回来,她在想他会不会遇上了事情。正好她要写讲座的稿子,干脆就在客厅里写。

当徐晓晓听到动静,她放下笔,看向门口。

“怎么这么晚?”徐晓晓问。

“彦阳哥那边发生一些事情。”岑清泽道,“我过去帮他看看合同。”

“原来是这样。”徐晓晓道,“看合同看到这么晚?”

“他们公司买了一堆洋垃圾。”岑清泽道,“都是洋人的旧衣服。合同上说的是八成新,还说了可能存在的情况。合同条款非常多,彦阳哥可能没有认真看。还有他们公司有人确实做过二手货的生意,那人没有跟彦阳哥细说,彦阳哥只以为是一笔能赚钱的大生意。好在他们进货不算多,二手货的价格本身也不算高。”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批货很便宜,岑彦阳也不可能买下来。

“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岑清泽道,“真要是那么赚钱,别人哪里可能让他赚?早就自己赚了!”

“你们岑家人,还会被骗?有人敢骗你们?”徐晓晓惊讶。

“这一件事情说骗,也算不上。”岑清泽道,“彦阳哥没有做过这一方面的生意,有点想当然了。加上他公司的人确实也有些问题,这就变成这个样子。卖货的人,应该不知道彦阳哥是我们这个岑家的人,彦阳哥没有去特意说,别人不一定就知道。再说了,别人就算知道了,他们还可能认为彦阳哥就是要做二手货的生意。”

“……”徐晓晓不是很明白这些事情。

“其实这些二手货整一整,还是有很多人买。”岑清泽道,“但是彦阳哥他们是要做一手的,这种来路不明的二手货。别看国家没有明令禁止,这就是灰色地带。彦阳哥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他不可能卖,我也不建议他卖。”

“还没有定下吗?”徐晓晓问。

“没有。”岑清泽道,“都已经跟他说了,让他自己跟叔叔他们商量。我无法给他做主。”

岑清泽不可能花一笔钱买下那些二手货,他又不做那些生意,也不是他给岑彦阳看合同的。岑彦阳找别人看合同,不是岑清泽认识的人,更不是岑清泽介绍的人,这跟岑清泽真的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出了事情,岑彦阳倒是知道让岑清泽过去帮忙看一看。

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事情都已经成为定局。

“是得商量一下。”徐晓晓道,“花了很多钱吗?”

“他们应该能亏得起这一笔钱。”岑清泽道,“感觉上不是很好受。”

“刚刚做生意,摔一下跟头。”徐晓晓道,“只要能爬起来,就还好。”

“是,看他们自己商量了。”岑清泽道,“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去休息?”

“写讲座的稿子。”徐晓晓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纸张。

“今天临时过去的,没有想到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岑清泽道,“中间又不好跑去打电话,等到有时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在想你是不是睡着了,干脆就等明天跟你说。”

岑清泽没有想到徐晓晓还在客厅里,有人等着自己回家,固然是好。可他也担心徐晓晓的身体,这么晚没有休息,会影响健康。

“有时候写稿子都是写到十一二点的,再晚的时候也有,但是次数很少。”徐晓晓道,“我不喜欢写到太晚,特别是要早起上课的时候。”

“嗯。”岑清泽微微点头,“饿了吗?我去煮面。”

“在外面吃饭了吗?”徐晓晓问。

“就吃了一点东西,肚子都要叫了。”岑清泽道,“送堂哥回去就赶紧回来,这么晚了,很多店都关门了,倒不如回家弄点吃的。”

就在这个时候,李姨出来了,她听到了声响,就想岑清泽是不是回来了。她刚刚睡了一觉,又醒来。

徐晓晓和岑清泽都没有打算叫李姨,这么晚了,他们自己将就弄点吃的就行,不需要打扰李姨休息。

“是不是饿了?”李姨走出来,“你们坐一会儿,我去厨房。”

“李姨,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徐晓晓问。

“没有,都睡了一觉。”李姨道,“正好醒了,听到有声响,就知道你们还没有睡觉。”

李姨很满意这一份工作,徐晓晓和岑清泽都没有多说她,时间晚了,徐晓晓他们也不打扰李姨。李姨要是中间醒过来,她也会看一看,像今天这样的情况非常少。

有李姨在,岑清泽先去洗澡。

由于时间太晚,岑彦阳晚上没有跟家里人说洋垃圾的事情。等到第二天白天的时候,岑彦阳再跟家里人说。

“你不是说是认识的人介绍的吗?”岑婶婶问,“怎么还出了问题?”

“是认识的人介绍的,但是我真没有想到这么坑。”岑彦阳道,“我是要做全新衣服的生意,而不是这些别人穿过的衣服。那么多旧衣服在……卖也不是,不卖也不是。我想着洗一洗捐赠出去,清泽又给了我一个意见,当着大家伙的面烧了,让大家都知道我们不卖这样的洋垃圾。”

“你自己怎么想的?”岑叔叔看向岑彦阳。

“当然是捐出去啊。”杜月娘道,“那么多衣服,烧了多可惜。”

“烧掉吧!”岑彦阳听到妻子说那样的话,他就觉得不能留着那些衣服,不能捐赠那些不知道来路的二手衣服。

“烧掉?那是你花钱买来的。”杜月娘道。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衣服,你敢穿吗?”岑彦阳道。

“敢啊,怎么不敢?”杜月娘道,“我们在乡下的时候,大冬天很冷的,有别人的旧衣服,我们都开心死了。”

“这是做生意,不是乡下的那些人情往来。”岑彦阳道,“都烧了!”

“你……”杜月娘见岑彦阳那么坚决,心想他就是不肯听自己的话,“让我先看看那些衣服,也许……”

“你别想着偷拿那些衣服。”岑彦阳道,“那些衣服都不知道是不是死人穿过的衣服,上面有很多细菌病毒。”

“洗一洗啊。”杜月娘道。

别说杜月娘舍不得,岑婶婶都有些舍不得。

“烧掉。”岑叔叔道,“清泽说的话没有错,你竟然当了生意人,那就得有底线有原则。统统都烧掉!在那些人能看得见的地方烧掉!”

岑叔叔赞同岑清泽的说法,他们捐赠衣服是能得到一个好名声,可用洋垃圾去捐赠,这让那些人怎么想。倒不如把这些洋垃圾都烧掉,让别人都知道岑彦阳的公司是一个多么有规矩的公司。

以后,别人听到岑彦阳公司的名字,他们就想到今天的事情。

“真要烧掉吗?”杜月娘道。

“都烧掉!”岑彦阳道。

“不留下一些好的送人吗?”杜月娘道。

“送人得送新的。”岑彦阳道,“你那些旧衣服也够你送的。”

这一次,岑彦阳决定按照岑清泽说的去做,这一件事情的既定损失已经造成,他们就得从地方找补。他们把衣服捐赠出去,是为了名声,烧掉衣服,也是为了名气。

现在的市场确实还比较混乱,还有各种各样的次品流入市场。

岑彦阳不能让那些二手货流入市场,也不能用那些洋垃圾搞慈善。

他是一个商人,他是一个商人啊!

“虽然清泽是律师,但是他懂的事情不少。”岑叔叔道,“在这一方面,他还是可以的。”

岑叔叔在这几个兄弟姐妹之中属于比较普通的那一种,就是跟在兄弟姐妹后面尝尝甜头,真要让他搞公司,他不一定行。他无法给儿子做出重要指示,没有办法给儿子更好的主意,但他知道岑大伯父那些人牛逼,岑父这一房的人也厉害。

其他两房都比较精明一点,脑子也比较灵活。

像岑彦阳这样的人,他原本在部队,有属于他自己的赛道,也是他的强项。他非得要转行,要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那他就得多努力努力。

杜月娘还是觉得可惜,不知道来路就不知道来路呗,用水洗一洗,开水烫一烫,暴晒一下,那些衣服还是能继续穿的。她还是想着拿一些旧衣服起来,不能让岑彦阳他们都烧了。

要烧给那些人看,烧一部分就行,哪里用得着全部都烧掉。

因此,杜月娘在岑彦阳去公司之后,她也跟着一块儿去。但她到公司就被人发现了,那些人很快就告诉岑彦阳,岑彦阳赶紧来见杜月娘,让杜月娘去自己的办公室。

“你干嘛?”岑彦阳皱眉,“是不是想要那些旧衣服?”

“对,我洗一洗,送去老家。”杜月娘道,“不用卖给别人,就是送。”

“不行。”岑彦阳道,“月娘,你得改变一下思维,不能总是跟过去那样的想法。我们要做生意,要是出了万一,别人都要怪罪我们,这生意也做不下去。”

“可是……”

“别觉得可惜。”岑彦阳道,“要是你把这些衣服送过去,他们的孩子要是生病了,他们怪谁呢?”

“有这么严重吗?”杜月娘不明白。

“这些衣服可能是死人穿过的,可能是病人穿过的。”岑彦阳道,“我们什么都不清楚。你当我为什么要烧掉那些衣服吗?就是怕捐赠捐出毛病出来,那反而带坏了我们公司的名声。”

“捐赠又不需要那些人给钱,那些人还说个屁。”杜月娘道。

“免费的东西,别人就越觉得你给的东西不是好东西。”岑彦阳道,“况且,那些东西确实不是好东西。你别想着悄悄地留下来一些旧衣服,不能留,都得烧掉。我们以后才能赚更多的钱,懂吗?”

岑彦阳有些心累,杜月娘总是这样,需要自己跟她说很多遍,把事情都掰扯出来细细地说,杜月娘才有可能明白。

“不拿就不拿。”杜月娘道,“我就是觉得可惜。”

“我听你的话转业了,也没有去公安部门,还来创办公司。”岑彦阳盯着杜月娘,给杜月娘一定的压力,“我希望你能支持我的工作,而不是在搞小动作。你只要管好家里的那些事情,公司这边的事情都听我的。”

“行,听你的。”杜月娘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着?”

最终,杜月娘没有去拿那些旧衣服,丈夫那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让她无力。她好像又拖累了家里,她真不懂得这些事情,只知道她在乡下的日子过得有多么穷苦。

岑彦阳决定烧了那些东西,他就不再拖着。他直接在市场的入口处的大广场那边烧衣服,让公司的人往火堆里扔衣服。岑彦阳还给围观的人分发口罩,在那边说洋垃圾可能存在的危害。

有大妈大爷看到那些旧衣服,还有人想要去偷拿,被岑彦阳公司的人阻止了。

“这都是洋人穿过的,又脏又乱的。”岑彦阳站在那边道,“保不准里面有什么样的病毒,这样的衣服哪里能给我们国家的人穿。烧了,统统都烧了,我们公司绝不可能售卖这样的垃圾。”

落后的国家,确实可能买那些发达国家的垃圾,买那些发达国家的人穿过的东西。

但改革开放之后,一片欣欣向荣。

岑彦阳管不了那些黑暗的地带,自己也不去做这些灰色生意。

不远处,徐晓晓和岑清泽站在那边,他们看了一会儿就准备走。空气不好,他们不好待着。

“晓晓?”杜月娘看到了徐晓晓,她原本就没有凑到人堆里,当她转头四处看看的时候,就见到了岑清泽他们,“你们是来盯着我男人的?怕我男人影响岑家的名声?”!